股事如烟–中国首款股票模拟软件。

北京到西安是传统创业生涯的起点,之后辗转回家乡已然是2000年。之所以无心继续漂泊,原因是已经移情别恋一个叫“互联网”的东西。

1998年,还珠格格剧组借用我们的场地拍戏,不比其他全明星的剧组,什么陈道明、葛优、刘晓庆… …这个剧组一棒子演员就认识一个乖乖虎;他陪着感冒的“小燕子”在厨房坐着喝热水,我打完一整夜游戏起床,眼睛朦胧到厨房看到还有工作人员聚拢没离开,过去吼了几句我的工作人员。想想,不应该那样,他们无非是找明星要个签名而已;赵薇的一脸委屈,乖乖虎也默不做声,至今难忘,那还是年轻不懂事了… …

但是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“仙剑奇侠传”“金庸奇侠传”两个单机版游戏,让我深深体验到了,“电脑游戏是毒品”故意不看攻略连续打完三个月后,我终身戒游戏了,以至于至今我都不知道网络游戏长什么样。而且经常告诫身边的年轻人不要碰,虽然错过了后来盛大、腾讯、网易等多个游戏,这也算是对这种东西本质认识的一种悟性吧。所以我是“网游盲”。

互联网来了,拨号的电话线吱吱作响,发出那种我最讨厌的声音,并且有时候还连不上甚至常断线。莫名其妙这样一个难搞的东西,怎么会对其充满好奇?一种对未知的向往:应该是个好东西。邮箱、ICQ、网页新闻(甚至都不能称为网站),一切的一切,感觉神奇。那个时候是租卧式486玩,直到回到家乡攒了自己的第一台电脑,什么腾的CPU(记不清了)?15000元。从那时起,以前从事过的足浴、娱乐、旅游、医药… …这些都不再感兴趣了,哪怕20岁年轻人当时一天收入3-5万元… …找到了唯一一个感兴趣东西可以跟互联网结合,股票。以现在的年龄想想还是年轻!

IM是从国外的ICQ一朵小花,到国内的一个企鹅。左下角跳动着在线几百人的人数到VI变得越来越好看。再后来通过互联网唱着“网络情缘”跑到长白山搞网恋… …年轻真好!“巫同学”就是通过最流行的企鹅社交软件认识的,当时叫OICQ,后来改QQ。他说自己是程序员,我们俩一拍即合,我随即租了一组服务器,当时应该是较早IDC的机柜租用大客户。不久“**模拟炒股软件”推出了,中国大陆的第一款为股民设计的训练软件,激动起见还写了介绍文章“市场721定律”等。接下来还聚集了一帮天南海北的网友,最终在六年后的上海得以见了面… …世间万物就是如此的奇怪,一切都有因果。就是那时候因起的果,有些事一定要了结的,就像十年后江湖上发生禅写108课的事类似,一切,都自然不然的发生了。外汇、期货、全球三届自动化交易大赛、货币政策的开合、交易平台涌现一群富豪、严打跑路… …愣是看着着魔的人群从千万飙升至上亿。

不刻意间,软件和很多经历成了自己的秘密,因为我不愿意向任何人提起,包括家人。好像没什么可提的,以至于二十多年我的亲朋好友都不知道我跟交易有丝毫的联系,不过软件一直运行了至今20多年。像其他大多数事情一样几乎忘记了,可能只是以为偶尔喝高了学着别人乱侃两句;2009年以后,就更少提及,好像二级市场从来没有跟我交集过。再加上偶尔会跟身边朋友讲“炒股没啥意思”“赚钱有那么重要吗”“简单的,一点都不难”“不要碰那个坏东西”… …再后来,做一些社交时与一些行业专家会面,也从来不提交易技术和理念,只像个小学生一样负责听… …像人生一样,留影照相有何用?不总是走过。

疫情期间静思自己不以为然的东西并不一定不重要,也可能反是生命之核。以至于活了半辈子才发现,那个曾经被遗忘的事重要到生命中“最重要的没有之一”,回头想想,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件事,这个没做其他的就无心为。不赚钱的时候做各种事养理想,能赚钱时又因为有点虚伪“道德观”迟迟不情愿做。

再想想当生命中所有人都怀疑、费解,自己却魏然不动满不在乎恰恰是血液里流动的“魔”在支撑时,自己都感叹人的特性奇怪又可怕。

最近几年,意识到了点但是仍迟迟未动,就像我跟一些“大师”分享过的观点:有原罪、窄门、不宜宣传、敬畏… …如果不是这些,你永远不可能看到这扇魔界之门。直到想通了,可以做了,愿意尝试着面对一些更年轻的后来者… …有了这些才有机会在网上与你会面。这些,是点滴杂乱,但对能看懂的人有序。

庆幸,我自认还年轻。

不如趁着出来晒晒,活动活动!

Leave a Reply

2 × 4 =